相关文章

华为分享浙江移动杭州VoLTE试点经验 大量实践具有示范意义

C114讯 1月15日消息(李明)作为架构在上全条件下的端到端语音方案,VoLTE凭借更高的、更好的话音感知以及更丰富的业务体验等优势,成为全球主流公认的LTE语音终极解决方案。但与此同时,VoLTE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众多专业领域,难度和工作量远大于传统2G/时代话音网络建设改造,因此目前全球只有少数运营商推出了VoLTE商用服务。

直到2014年,才算是迎来了全球VoLTE发展元年,更多大T开始提速VoLTE商用步伐,尤其是在推动VoLTE商用进程上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2014年12月,杭州成为中国首个具备VoLTE试商用基础网络能力的城市;2014年12月18日,浙江移动宣布从即日起在杭州开始率先招募VoLTE友好用户,标志着浙江移动VoLTE正式进入营销宣传环节,这也是中国移动“下一代通信”战略的里程碑式进展。

作为杭州移动网络供应商,在杭州VoLTE商用试点验证过程中,提供了端到端的VoLTE解决方案和完整的网络集成服务。那么,浙江移动在杭州试点VoLTE过程中有哪些宝贵的实践经验值得借鉴?未来整个VoLTE产业在迈向规模商用道路上还将面临哪些挑战?对此,华为核心网产品线CTO姜青松、华为核心网产品线副总裁王永德在接受C114专访时为我们进行了解读。

杭州VoLTE网络建设勇创四个第一

VoLTE即Voice over LTE,作为一种IP数据传输技术,VoLTE无需2G/3G网络,全部业务承载于4G网络上,可实现数据与语音业务在同一网络下的统一,带给4G用户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电话接通等待时间更短,以及更高质量、更自然的音视频通话效果。凭借上述优势,VoLTE已经被全球主流运营商公认为LTE语音终极解决方案,甚至被视为运营商反击的又一把利器。

作为在4G领域极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领先运营商,中国移动对于VoLTE的态度一直非常积极:早在2013年6月在上海举行的GTI亚洲大会上,中国移动就发布了VoLTE白皮书,明确将VoLTE作为其LTE语音目标方案;2014年2月,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在巴塞罗那举行的2014年GTI全球峰会上阐述了中国移动4G发展关键战略,基于VoLTE和RCS的“三新”(新通话、新消息、新联系)是其对4G通信时代融合通信体验的最简概括,同时还宣布了中国移动VoLTE建设路标——力争2014年底2015年初在全国范围内逐步启动VoLTE商用。

基于这一战略目标,中国移动在2014年选择了五个城市(杭州、广州、南京、福州、长沙)进行VoLTE试点验证,杭州被中国移动集团选定为VoLTE商用验证五个试点城市之一,由华为承建。据姜青松介绍,杭州VoLTE网络部署及验证工作早在2013年就已开始,经过一阶段网络建设基础功能验证与二阶段面向商用场景的验证与优化,以及对各种复杂网络条件下的业务质量进行优化,杭州VoLTE试点的进度始终一直走在试点城市前列,并且勇夺四个第一:

2013年9月,浙江移动携手华为在杭州与成都之间实现全球首个跨地域VoLTE高清语音通话;2013年11月,在杭州实现全球首个中国与韩国LTE 跨制式的VoLTE国际互通;2014年6日,在杭州率先完成中国移动VoLTE外场,测试规范符合度获得中国移动集团认可;2014年12月,率先完成商用准备,开始招募友好用户。

而在2014年12月18日在杭州举行的“2014中国移动浙江公司终端订货会”上,身在杭州的终端订货会现场,浙江移动总经理郑杰给远在北京的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拨打了一个VoLTE高清视频通话,此次VoLTE呼叫接续时间非常短,在5分钟时间的通话过程中,音视频质量平滑流畅,验证了VoLTE的视频互通能力及网络和业务稳定性。另据了解,余承东在北京所在区域恰好也是华为承建的VoLTE网络,这也表明华为等厂商正在积极响应中国移动尽快在更大范围内实现VoLTE商用的战略。

业内人士认为,浙江移动在杭州开始率先招募VoLTE友好用户,标志着在中国移动2014年五个VoLTE试点验证城市中,杭州成为全国首个具备VoLTE商用条件的城市,也是全球第一张基于大规模TD-LTE网络下的VoLTE业务网络,具有国际性的示范意义,成为中国移动“下一代融合通信”战略的里程碑式进展。

端网协同与持续优化打造精品网络

杭州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移动首个具备VoLTE试商用基础网络能力以及开始VoLTE友好用户招募的城市,主要得益于长期以来华为和浙江移动的紧密合作。

据介绍,浙江移动与华为成立了联合项目组,针对网络建设、终端、业务、用户发展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与实践。例如,在确保VoLTE话音连续性方面,双方通过对各种复杂网络条件下测试与优化,使其eSRVCC测试切换时延指标下降到230毫秒,优于中国移动规范要求的300毫秒。

同时,在运营支撑系统的升级改造方面,浙江移动部署了华为SQM(Service Quality Management)业务质量和客户感知管理系统,改变了从传统的“段到段”到“端到端”的管理模式,极大地提升了浙江移动VoLTE运营管理能力和效率;此外,为了满足消费者多元诉求,双方还进行了互通性测试,主流VoLTE旗舰华为Mate7、P7、S5、HTC M8等均经过全面验证和优化。

据姜青松介绍,在浙江移动杭州VoLTE网络建设中,华为在3个月时间里就完成了200万用户装机容量的核心网扩容工作,升级改造了杭州地区全部7000多套4G,还进行了涉及8家系统设备厂商、4家终端厂商、2家芯片厂商、4个测试分册的总计1087项测试,通过率达100%。

“下一步,华为将与浙江移动一起努力将VoLTE的试商用能力从杭州城区扩展到浙江全省;同时进一步调优网络性能,从目前的仅提供基础服务到未来达到精品网络水平;此外还将进一步丰富终端种类。”姜青松说。

两种建网模式都可行

谈及具体的网络建设模式,姜青松指出,华为在杭州部署VoLTE网络的过程中采用了两种模式:第一种是通过基于浙江移动现网的IMS网络做升级改造,来支持VoLTE;第二种是新建VoLTE。总体而言,两种建网模式都可行。

“其中,基于现网的升级改造能够快速实现对于VoLTE的支持,缩短设备到场时间,实现快速交付,大约3天时间就可以完成升级支持VoLTE的能力,而且使网络一开始就具有能力,支持固定和移动融合的功能;新建模式则需要调用全新的设备到现场,重新与现有网络进行互通集成,新建VoLTE模式大约需要用3个月时间。”

对此,王永德补充道,“现网的IMS网络做升级改造来支持VoLTE,可以一步到位建设出具备FMC的网络;如果是新建VoLTE,就还是分开建,未来面临移动和固定网络融合或网络需要二次调整时,都可能会对VoLTE网络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如果具备条件,基于现网改造一步到位建设移动和固定融合的网络是优选方案。”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浙江移动与华为在杭州VoLTE试点过程中进行的大量实践和积累的宝贵经验,对其他试点城市乃至后续全国范围的VoLTE网络建设具有复制意义和示范作用,必将引领中国4G发展浪潮。

为用户重新定义通信体验

目前,浙江移动正在杭州招募500名友好用户参与VoLTE体验,杭州市民有望率先体验到4G时代高质量的融合通信体验。姜青松总结道,与传统基于CS()的话音解决方案相比,VoLTE将为用户重新定义通信体验,具有以下几大优势:

一是极速接续,VoLTE将使电话接续进入一拨就通的毫秒时代,电话接续时间从2G/3G网络的5-7秒大幅降低到1-2秒,未来甚至可以到1秒以内;二是真正的高清语音,VoLTE用户在吵杂环境中也可享受清晰的语音通话服务,语音质量是2G/3G的2倍以上;三是真正的高清视频通信,基于VoLTE的实时高清视频通话质量比2G/3G提升近10倍,高清视频业务从3G的QCIF(176*144)提升到VGA(640*480),未来或许将支持720P甚至1080P等更高分辨率;四是节省频谱,VoLTE在频谱利用率方面比传统CS话音提升4倍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VoLTE还定义了单待语音连续技术(SRVCC),VoLTE用户在通话过程中从LTE覆盖区域移动到只有2G/3G覆盖区域时的通话不中断,用户完全感觉不到网络的切换。

与传统的OTT音视频应用相比,VoLTE有着许多先天优势,比如VoLTE具有级的可以实现OTT应用无法实现的优质高清语音、高清视频通话等体验;同时,还可以利用数据包头压缩等先进技术实现更多的流量节省,为用户节省资费;此外,VoLTE还具有省电特点,在相同的呼叫情况下大约可以节省30%以上的耗电,所占用的带宽大约只是OTT的一半。

规模化商用面临几大挑战

虽然VoLTE具有多方面的优势,全球VoLTE产业也在2014年迎来了发展元年,这一年全球新增了9张VoLTE商用网络,全球VoLTE用户数突破5100万。但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目前已经推出VoLTE商用服务的运营商仍然只是少数。对此,王永德指出,VoLTE尚未规模化商用主要是因为三方面的挑战:第一,要达到一个比较好的VoLTE网络覆盖,是一个比较耗时的过程;第二,VoLTE终端成熟度较低,需要一定的时间发展;第三网络集成部署很复杂、难度较大。

如何解决上述挑战?王永德认为,第一,要加快LTE无线网络建设;第二,要在终端方面多下功夫,华为从2012年开始就与主流芯片厂商和终端厂商开展了多轮LTE测试,在实验室就把大部分问题解决了,这也是推动产业链发展的核心步骤;第三,要提高网络集成部署能力,需要运营商与有实力的系统设备厂商紧密配合,完成网络的集成和发布。

“华为的策略是提供端到端VoLTE解决方案和完整的网络集成服务,华为IMS是内部已经集成就绪的,把相似的逻辑功能都放在很少的几个盒子里,大大降低了网络复杂度。例如,大多数的VoLTE用户是从CS慢慢向VoLTE迁移,传统的方案是把用户的迁移数据从HLR迁移到IMS的HSS中,而华为创新的方案提供了融合的HLR和HSS,具有自动同步能力,从而大幅降低了系统改造难度。”王永德说。

据介绍,作为全球VoLTE行业领跑者,自2008年起,华为多年来一直持续保持超过1000人投入VoLTE研发,VoLTE技术沉淀深厚。在VoLTE网络建设最关键也是最复杂的核心网IMS方面,华为已经占据优势,Infonetics在2014年8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华为IMS以45.1%的最大市场份额领先全球其他厂家。截至2014年底,华为已在全球获得了35个VoLTE项目,并已经完成包括香港电讯(全球第一个基于eSRVCC的商用)、阿联酋ET、罗马尼亚等多个商用&试商用网络部署,积累了丰富的VoLTE交付经验。

对于未来VoLTE产业的发展前景,王永德表示,随着市场推出更多支持VoLTE的芯片尤其是中低端芯片,预计2015年会出现更多千元价位的具有VoLTE功能的中低端4G手机,这将会大大加快整个VoLTE产业的发展。

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C114中国通信网”的文章皆属C114版权所有,除与C114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021-54451141。其中编译类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系C114对海外相关站点最新信息的翻译稿,仅供参考,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翻译质量问题。

支持作者观点

轻松参与

VS

表达立场

反对作者观点